麻将实战制胜百招
400-898-0766

0-3歲托育中心

二胎時代來臨,“幼兒托育”能否讓職業女性“生得起,養得起”?

2019-03-13 18:41:26作者:MoreCare 點擊量:
連云港的肖薇不止一次地說過自己很后悔生二胎。她的大女兒今年10歲,小兒子還不到16個月。

丈夫一直想讓她辭職,專職帶兩個孩子,但她不愿意。夫妻雙方爭執的結果是,16個月大的兒子被送到托育機構,成為機構里最小的寶寶。丈夫在爭吵時說,肖薇對不起孩子。

生二胎以后,肖薇的生活完全沒有了自我。即使把兒子送到托育機構,她的心里也沒有變輕松,她心疼孩子,聽到別人指責她怎么忍心把孩子送走、怎么連孩子也帶不好,更是難過。

“每天都是急嗖嗖的,每天都是精疲力盡的,甚至連生個病都沒空。”

肖薇面臨的困境,是目前國內很多媽媽都遇到的難題。

在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后,“生得起,養不起”、“有人生,沒人帶”是普通家庭提到二胎時最普遍的感想,這讓家庭對于托幼服務的需求增加。但另一方面,“攜程親子園”等惡性事件所暴露出嬰幼兒托育行業的問題,亟待重視和解決。

3月的兩會上,政府工作報告稱,要針對實施全面兩孩政策后的新情況,加快發展多種形式的嬰幼兒照護服務,支持社會力量興辦托育服務機構,加強兒童安全保障。

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育兒問題。

送托育機構大多因精力不夠,“沒人帶”影響生二胎意愿

2016年2月,在兒子出生后,武漢的舒靜辭職在家帶娃。

兒子兩歲時,舒靜報名參加中級會計師考試,打算為回到職場做準備,但照顧兒子和備考之間起了沖突。

兒子還沒到上幼兒園的年齡,家里也沒有其他人能全職照顧。

經過一番考察,舒靜最后將兒子送到一家針對0-3歲嬰幼兒的日托中心,每天早晚接送,有親子活動時陪兒子一起參加,其余時候就專心復習考試內容。

舒靜遇到的這種情況,即將迎來第二個孩子的四月也有同感。

30歲的四月是上海一家化工企業的女職員。快三歲的女兒,上周剛剛被四月送進一家私立托育機構,此前一直是夫婦倆和孩子的外婆一起在帶。

四月說,女兒一直沒有固定玩伴,她希望孩子能有社交生活。更重要的是,再過幾個月,她的第二個孩子就要出生了。從自己懷孕中后期開始,大女兒的照顧幾乎都要靠外婆來完成,送去托班可以減輕外婆的負擔。

她把十幾家不同類型的托育機構摸了一圈底,主要考慮的因素有價格、距離和學校環境。

四月稱,離家近的私立幼兒園,收費都超過了每月1萬元,而且有錢也進不去,“可能要懷孕時就考察登記名額才能排上隊”。離家遠的部分幼兒園價格約為3000元,但由于是外婆負責接送,不可能舍近求遠送到郊區。

四月最后選擇了一家費用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私立機構,這家托育機構以年齡為標準分班,每班15人,最小的孩子14個月大。有一個獨立的室外小操場,戶外運動方便,安全性高,有實時監控,園區安裝了圍欄和電子門禁系統。

四月說,等老二滿兩歲后,她也會把孩子送到托育機構去,兩歲以前則沒有這個打算。她的顧慮主要是認為托幼機構不能把孩子照顧得很好,所以不愿冒這個風險。

四月遇到的問題在上海屢見不鮮。據報道,新學期伊始,上海各托育點的托額只招滿一半。有家長苦于入托無門,抱怨托育機構供給量不足,但新增托育點卻陷入招不滿員的窘境。
孩子們在托育機構。圖源受訪者。

今年兩會上,由農工黨中央提交的《關于加強3歲以下嬰幼兒托育服務的提案》中指出,當前我國3歲以下嬰幼兒入托率不足5%,遠低于發達國家30%的平均水平。

2016年上半年,原國家衛計委在北京、上海、廣州、沈陽等10個城市進行調查。調查結果顯示,當前嬰幼兒家長對托育服務的需求較為強烈,嬰幼兒托育服務供需矛盾較為突出。

舒靜的中級會計師考試通過后,開始著手找工作,兒子如今也滿3歲了。

舒靜認為,把兒子送到托育機構,除了能減輕自己照顧的負擔外,也有利于培養他的語言交際能力,“寶寶正好在語言發展活躍期,想讓他多和小朋友接觸”。她說,經過半年的托育,兒子養成了較好的生活習慣。

這家機構每月收費約4000元。舒靜告訴每日人物,“看到園所內都有監控,老師也隨時拍照記錄孩子們的成長。當時和老師接觸后覺得他們很有愛心,試聽課后孩子也很喜歡,所以把孩子送到了這里。”

不過,她沒有生二胎的打算,“太累了”。

2016年衛計委“十城市調查”結果顯示,在被調查的已生育一孩而不打算生二孩的母親中,有60.7%是出于孩子無人照料的原因。

參與調查的全職母親中,有近1/3是因為孩子無人照料而被迫中斷就業;超過3/4的全職母親表示,如有人幫助帶孩子,將會重新就業。

全國人大代表孫艷玲介紹,女性作為當前家庭中養育照料工作的主要承擔者,在孩子0-16個月期間要花大量時間和精力照料孩子。因生育假期短,許多媽媽不得不辭去工作或請長假,這對她們的職業發展產生重大的不利影響。
托育機構內的日常活動。圖源受訪者。

部分家庭不愿托育,政府已起草行業發展指導意見

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后,家庭對于托幼服務的需求增加。另一方面,“攜程親子園”等惡性事件頻發也暴露出嬰幼兒托育行業問題重重,仍需規范。

兒子2歲時,在西安的春分與丈夫離婚,母子倆一起生活。家中一直都請有保姆,孩子的外婆也幫忙照看,但孩子的教育任務主要還是由春分自己承擔。

據春分計算,她每天有十三個小時以上陪伴兒子。除了上班,她幾乎所有時間都和兒子待在一起,這些年晚上基本沒有睡過安穩覺。即使自己養育孩子的壓力很大,她也沒有想過要把孩子放到托育機構里。

在她看來,處于0-3歲年齡段的孩子,父母給予孩子有關安全感、性格、學會愛與被愛等方面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師生比的限制,托兒所里的小孩實在很難受到像家里這樣比較好的照顧和教育。”春分表達了自己擔憂。但這種擔心不無道理。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老年研究所教授楊菊華認為,近年,托育服務供給長期處于“政府缺位、市場失靈、社會失職、家負全責”的失衡狀態,既抑制了女性的二孩生育行為,也影響了她們的就業發展。

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稱,要針對實施全面兩孩政策后的新情況,加快發展多種形式的嬰幼兒照護服務,支持社會力量興辦托育服務機構,加強兒童安全保障。

業內人士蔣磊分析,比起祖輩照看、全職媽媽、保姆、上世紀的托兒所這些國內常見的養育方式,專業化的0-3歲嬰幼兒托育機構能夠提供更科學的托育服務。

不過,針對今年兩會上代表委員提出的“社會力量興辦托育機構”的建議,不少網友持反對意見。

有人認為孩子太小,必須由父母進行照看,否則會導致親情缺失,教育不到位,孩子沒有安全感,也有人擔心,還不會說話的孩子被送去托育機構,受到虐待也沒辦法向家長求助。

缺乏科學安全、價格合理的托育機構帶來的弊端,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后日漸凸顯。

在近幾年的兩會上,越來越多的代表委員提出有關托育行業的建議和意見。在衛健委牽頭起草相關意見并報送國務院后,符合我國現實情況的嬰幼兒托育模式建立應當指日可待,但如何通過嬰幼兒托育解決職業女性的后顧之憂,還需要更為細致的考慮。


嬰幼兒托育機構。圖源網絡。

據財新報道,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此前已牽頭起草《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代擬稿)》并報送國務院。這也意味著,0-3歲托幼階段的規范即將出臺。

《意見》內容包括:鼓勵和支持政府、用人單位和社會力量依法舉辦嬰幼兒托育服務機構,以全日托、半日托、計時托和臨時托等多種形式,為廣大家庭提供方便可及、安全放心、質量可靠、價格合理的托育服務,滿足人民群眾多層次的實際需求。同時,有效發揮政府的作用,加強對托幼服務機構的監管。

此前,國內各地也有關于幼兒托育的嘗試。

2018年4月,上海已發布《關于促進和加強本市3歲以下幼兒托育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等文件,支持社會力量依法舉辦托育機構,提供稅收、補貼等支持性政策,加強托育機構標準建設,新增托育點,加大從業人員培訓力度。四川、湖北也在行業規范化上做嘗試。

雖然上海已經是全國托育規范化道路上的先行者,但目前提供的托育服務與家長們的需求仍然存在錯位現象。對此,四月在考察托育機構時有明顯的感受,“有資質的機構太少了,我們這一片沒有合適的”。

業內人士蔣磊透露,對于0-3歲嬰幼兒托育行業,目前還沒有確定全國統一的主管部門,也談不上統一的監管,只能靠機構自己制定的標準進行規范。當項目設在像上海這樣有政策的地方,他們就會獲得當地托育機構的資質;當地如果沒有出臺相關的標準,就按照教育公司的形式操作。

人大代表為職業女性發聲,托育機構如何幫媽媽們重返職場

武漢市一家托育中心的創建者余琪認為,把孩子送到托育機構其實更能讓孩子沿著良好的發展軌跡成長。因為托育機構里有專業的老師、全套的體系,比起初次帶娃的母親,她們對于孩子的成長更有經驗,也更懂得如何應對孩子每個階段的變化。

同樣作為一名母親的余琪,在去年6月創辦了湖北省首家專門針對0-3歲嬰幼兒的社區托育機構。截至目前,機構里接收過的最小的孩子僅有8個月大。

余琪還為媽媽們提供就業機會,建議她們如果暫時不返回職場,可以將孩子放到機構托育,自己則參加培訓后留在園所工作,隨時照看孩子、陪伴孩子。

這種實踐想法與黑龍江代表團的人大代表孫艷玲不謀而合。

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滿族刺繡傳承人的她,開辦的培訓基地已培養出了近萬名繡娘。

這些繡娘也遇到因生育而中斷工作的苦惱:如果自己不出來工作,家里就少了一份經濟收入。但要請保姆照顧孩子的費用,可能比她們自己的工資還要高,所以她們最后往往只能選擇放棄工作,在家帶孩子。

這些繡娘們盼望能夠建立托兒所,這樣她們就能走出家門,做一名職業女性。孫艷玲把她們的愿望帶到兩會當中,希望能夠解決職業女性的后顧之憂。


孫艷玲代表提出嬰幼兒托育建議。

在今年兩會上,孫艷玲提出了關于發展0-16個月托幼服務,解決女性職業發展后顧之憂的建議,建議將發展公共托幼服務納入為民辦實事工程,加強政府引導、社會參與,鼓勵幼兒園等機構延伸服務,由此減輕雙職工家庭的負擔,同時也可以使女性沒有后顧之憂,早日重返工作崗位。

而業內人士蔣磊告訴每日人物,他選擇這個行業,正是因為看到公辦幼兒園和民辦托兒班遠遠滿足不了家長對于托育的強烈需求。在國家的鼓勵下,他們公司計劃在今年底,將園區的總數增加到30個。

版權所有 ? 北京益咕嚕文化傳播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6053638號

網站地圖
請選擇您所在的城市園區
麻将实战制胜百招 在厂里怎么赚钱 中国象棋下载 网上现金棋牌网站 在老家开什么行业赚钱呀 河南22选5几点开奖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玩扑克牌最好记牌方法 棒球比分直播比分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视频 四川时时彩